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

為何「破產」 竟成為美國景氣復甦的重要力量?



2008年,全球金融海嘯爆發,在一開始,對歐洲和美國的影響非常大,但是,隨著金融危機變質為歐元危機,美國和歐元區之間逐漸產生一道經濟鴻溝,美國民間消費逐漸增溫,但歐元區卻是日益衰退。

兩邊市場成長差距的關鍵因素在於,美國民間消費力迅速恢復,這一點並不令人奇怪,主要原因是美國家庭大幅削減債務負擔。金融海嘯爆發前,美國家庭負擔占GDP比率達到90%以上。減輕債務負擔也是消費有望繼續成為推動今、明兩年美國成長遠快於歐元區的關鍵因素。

然而,關鍵問題是:為何美國家庭能夠在高失業和工資幾無成長的時期減少債務負擔,同時還能維持消費成長?答案在於房貸「無追索權(no recourse)」、破產程序迅速。

近幾年來,數百萬通過次級房貸購買的美國住房贖回權都被強行收回,迫使無法維持債務的屋主離開。但是,由於美國許多州都實行無追索權房貸政策,總體房貸債務也因此被消滅了,即使房屋的價值已經跌至遠低於剩餘房貸的水準。

此外,即使在那些實行擁有完全追索權的州,屋主必須承擔償還所有房貸的義務,即剩餘貸款減去由賣方收入所償還的債務,美國的個人破產程序也提供相對快速的解決辦法。2008年以來,數百萬美國人聲請個人破產,因而擺脫個人債務。數十萬家小企業也是如此。

當然,歐元區周邊也出現大量破產。但在義大利、西班牙和希臘等國家,破產程序耗時需要以年計,不像美國那樣只要幾週到幾個月;此外,在大部分歐洲大陸國家,個人擺脫債務通常會耗費相當長一段時間,通常是五年至七年,在此期間,他的大部分收入都必須用於償還債務;相反的,美國對應時期通常少於一年。

此外,歐洲的免除債務條款也比美國嚴苛得多。一個極端的例子是西班牙,即使個人宣告破產,也不能免除房貸債務。

這也充分解釋,為何美國經濟在信用泡沫破裂時仍有如此強大的恢復力,家庭得以採取較快的速度消滅所積累的過度債務;而且,一旦損失被承認,人們就可以從頭開始。
為尊重智慧財產權
如需轉載或複製文章內容,請與我們聯絡(Email:richjamiechou@gmail.com)
未經同意轉載或複製文章內容,將保留法律追訴權